亦安(开学暂弧)

不定时更新,偶尔会咕咕咕,但是不会弃
cn亦安/猫灵
叫我亦安或者是猫就可以
更新cp随缘,现在是裘杰佣三吹
本命杰

裘杰•Cannot Deliver(2)

△巨ooc注意
△巨短小注意
△杰克杀手设定,非开膛手
△杀人描写,血液、尸体描写,三观微不正
△具体设定、梗、背景等详见(1)

太太给的梗,谢谢@🔹水晶自在山🔹

继续↓

——————

沉稳又有些不满的声音在这小巷里微微回荡。

杰克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易就被发现了。

危险。杰克的大脑将这一信息准确无误地传达。他不知道是什么暴露了自己,但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要怎么解决这个男人。

“我劝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绅士先生’。”在杰克将左手放上随身携带的刀具之前,裘克先发话了。他能感受到这个看似瘦弱的贵族先生所隐藏的另一面。那种同类般的沾满鲜血的危险灵魂,早就让这位感觉较他人更为敏锐的军官提起了好奇和戒心。毕竟他眼前这个家伙,是分分钟要取人性命的。

“……你是谁?”沉默了一会儿,杰克从伦敦夜晚的浓雾中缓缓走出。这位自信的杀手并不怕失去浓雾的掩护,他相信自己就算没有黑夜与雾气的庇护也能完美做掉对面这个红头发的美利坚人。他甚至能够想象闪亮的银质刀刃划出一道欢快完美的曲线,冰冷亲密舔吻这个下等人的动脉,血红飞溅,双手沾染温热液体的动人瞬间。啊,那可真是让人心情愉悦的美妙享受。

“裘克,”军官的回答简短有力,“你呢?”

“杰克。”杰克耸耸肩,毫不在意地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他眼神游移,似是漫不经心地整着自己的领口,心里却在计算距离和绝对安静的几率——他需要把握好时间,鬼知道苏格兰场的那些家伙什么时候赶到——虽然这个男人并不是他原定计划中的目标。好吧,好吧,他承认自己只是单纯看不惯这个家伙罢了。

“Jack……好名字。”裘克不知为何想到最近的政治联姻,上次和这边的麻烦家伙们似乎就商量好了,下礼拜和一个正统的英国贵族小姐举办婚礼,哦,老天在上,他对女人的兴趣甚至没有滚烫的战地烟火或者酒吧里猛烈的伏特加大。他甚至打算把这个所谓的贵族小姐娶过来之后就安置起来,当然,要是这个贵族小姐不为危险混乱而疯狂的战场皱眉的话,他倒也不介意把这个麻烦带到战场上去。

杰克放在身侧的左手紧了紧。

“哦,这位先生,你是在生气?”在杰克准备行动的前一刻,他的目标又悠悠开口打断他的动作。

杰克现在的脸色有些阴沉,杀,还是不杀?

他们脚边的女人无意识地哼哼一声,不经意间提醒了这两个恶人。

裘克皱皱眉,他不是第一次杀人,但是他并没有杀过女人,“Jack,把你刀借我。”杰克冷脸,毫不给面子地站着不动,“我怎么知道你要这刀是要对付我还是拿来分尸。”

裘克挑眉,他早料到这家伙这样的反应了。

“嘁,不借也没关系,手撕的话……”

慢吞吞把话说到一半,裘克便满意地听到身后忍无可忍的刀刃破空声。这个行动前都会把自己整理到绝对整洁得体的家伙,怎么可能让自己在他面前毫无美感地破坏一具即将死亡的女尸。他轻松把刀接住,头也不回地蹲下身,“谢了。”权当他没说过手撕吧,就人体韧度来说,他还是非常需要一把顺手的刀的。

干脆利落的切断女人的右手,裘克极快地侧身躲过从断手处疯狂喷溅而出的大量鲜血,看着这个女人因剧痛清醒过来而尖声嚎叫。“嘘……安静点,我的甜心。”裘克极快地在女人的脖子上来了精准的一刀,这个女人大张着嘴,却再也发不出声音,她的声带被那恶毒的一刀刺穿了。她惊恐的眼睛里满溢出恐惧和痛苦,她甚至不能将之前那两个看起来彬彬有礼面带笑容的男人同眼前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笑着切割着她的身体的男人联系在一起。这两个恶人毫不自知他们在这个可怜的肮脏猎物的眼里是怎样一副惊悚恐怖的模样。裘克被她这种仿佛在看恶魔的眼神愉悦了,他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夸张的恶劣笑容,接着一刀切断了她的右手。这让他残留的恶心感消失得一干二净。杰克在裘克身后冷冷看着裘克的动作——虽然他没有亲手让猎物在自己的刀下开出明媚艳丽的野玫瑰,但这并不妨碍绅士先生从观看的过程中感受到愉悦,对杰克来说,他还省下了修剪玫瑰的精力。

这个猎物已经奄奄一息了。

不过两个人都没有打算快速结束他们的精神盛宴。

刀从裘克手里转移到杰克手上,被擦干净的刀面反射着女人绝望空洞的眼神。她麻木地大张着无法发出声音的嘴,动也不动,癫狂祈祷着死神的来临。

刀刃上重新开出娇人的红玫瑰,这个女人的脸,这个女人的肩,这个女人的小腹……她的身体在此时绽放出她生命中最完美最迷人的风景和色彩。刀刃上下翻飞,呈现出优雅的舞姿,绅士精湛的解剖技术将她变成精彩的舞台和令人惊叹的艺术品。飞溅的碎块和液体狂欢着尖叫着发泄着疯癫着,温热肉体和冰冷刀刃碰撞着发出低沉的赞美,流淌的鲜血安抚着这片混乱的土地,密集而优美的切口为破碎尸体穿上一套绣着花纹的精致红裙。

女人如愿以偿地永远停止了呼吸。

裘杰•Cannot Deliver(1)

是这位天使太太给的梗↓
@柳七开始接稿咯!我吹爆这位太太!

美利坚富家军官裘x英gay兰没落贵族杀手杰
大背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两国各方面洽谈、碰撞、合作期间,层层关系复杂
开头地点:英国伦敦,小巷酒吧
△巨ooc注意
△巨短小注意
△第一章没有车
有后续(其实是卡了对没错)

开始↓

——————

他注意那个坐在角落的男人很久了。

——从这个男人进来的那一刻开始。

那个男人身上的清冷高贵的气质与这因夜色渐浓而愈发狂乱的酒吧气氛简直不能再格格不入。

裘克的手指关节在调酒桌上轻轻地随着酒吧的音乐节奏敲着,他足够强壮的身躯已经让不少在酒吧里开放的女人蠢蠢欲动,只是裘克对于这些浓妆艳抹的妖怪嗤之以鼻——每次看到她们这副用香水和脂粉包裹着的腐烂躯体,他的脑子里就满是将桌上的劣质伏特加狠狠倒在她们脸上的冲动。

也许可以去会会他?

裘克这样想着,慢慢站起来——他听见有一个刚走进来的女人低低的惊呼——他的右腿反射着金属特有的光泽。

没错,这位在战场上足够凶猛的军官,在一次异常惨烈的战争中失去了他的右腿,只不过他似乎并不在乎,一条右腿并不影响他的想法和行动,比如现在。

“这位女士,你似乎对我有些看法?不介意的话,请和我来跳一支舞?”

这个刚进来的女人看上去有些惊讶,然后像是误会了什么,笑眯眯地走过去主动挽住裘克的小臂。

哦,这女人真是恶心。裘克心想。但他很快察觉到身后一道突然兴奋而不满的冰冷目光。

奇怪,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是他的情人嘛?裘克眼神赤裸而嚣张地上下打量着身边这个不断蹭着他的女人,啧,这品味,有够差的。

这个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同时被两个恶人列入了死亡名单。她迎着裘克的目光暧昧笑着,眼中是放浪的毫不掩饰的欲望。

“先生,我们……”这女人故意开口又停顿,似是在等着裘克拿主意。

“小姐……我想到了一件比跳舞更有趣的事……”裘克当然知道这女人想要做什么。他借着女人挽着他的手,一步步将她带出酒吧,而身后的冰冷目光像实质一般,如影随形。

真是有趣,令人好奇。

走着走着,身边的女人终于发觉有些不对劲——一旁的景物已然从那热闹的红灯区变成了阴暗潮湿的无人巷子。但她仍旧没有警惕起来,她愚蠢地仅仅只是把这一切当成这个男人所想要的一种小情趣。

“接下来……”裘克低声笑着,看着这个女人在他身旁红了两颊,心里却在思考着如何处理这具尸体,“美丽的女士,我们该做点什么了。”那个女人似乎渐渐开始发情,她将自己的身体紧紧靠着身边的男人,把头埋进他的右肩,用双手试图环抱住他。

然而——正在幻想着今夜该如何享受的她突然后背一冷。这女人头朝上倒在肮脏的泥水地面,裘克不屑而嫌恶地拍打着这个女人接触过的每一个地方,以此来减缓他现在内心的恶心感。

躲在暗处的绅士先生有些惊讶,他原以为这个看上去很强壮的男人不过是想和这个他盯上的猎物约上一炮,没想到悄悄尾随跟踪却发现这让他意外的事实。而更让这位高傲的杀手错愕的是——

“我说,先生,”裘克头也没抬的没好气地继续拍打着他满是那个女人劣质香水味的皮衣,像是在和空气对话,“看够了就该出来了,别跟个娘们一样。”

杰佣头像自取,勿商用,违者举报黑名单一条龙多谢。

(极迟发)七夕贺图+本人头像
下方水印勿除,谢。
(我错了我下次还晚发)

开学躺尸ing
一直很想画血族约瑟夫(终于了结了心愿)
私设勿喷,谢谢,原图在锋绘动漫——亦安的首页。